主页 > 水泥垫块机 >

新潮能源陷入德隆唐万新合同纠纷 诉讼公告遭问询

时间:2019-11-13 02:16

来源:网络作者:网站管理员点击:

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1985年,1989年进行了股份制改造,1996年11月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票简称“新潮能源”,股票代码为“600777”。主要经营包括:石油及天然气勘探开采技术咨询及工程服务;石油及天然气相关专业设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能源产业开发、经营;新能源产品技术研发、生产、销售;矿产资源的开发投资;矿产品加工、销售等。



控制权并不明晰的新潮能源(600777),今年经历了一轮管理层“大换血”,如今公司又与“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同涉一桩诉讼案,且公司称现任董事会对此“不知情”。


12月18日晚间,新潮能源(600777)在披露一则涉及诉讼公告不久后就遭到上交所的闪电问询,上交所要求新潮能源对与德隆系的关系等作出说明。


据新潮能源发布的诉讼公告显示,公司于12月18日收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达的《应诉通知书》。原告恒天中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天中岩”)就其与北京正和兴业投资 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正和兴业”)、唐万新合同纠纷一案,申请追加新潮能源为被告;原告请求判令正和兴业向恒天中岩支付回购价款及违约金共计6.77亿元,并判令新潮能源就该笔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据原告恒天中岩出具的《追加诉讼请求申请书》显示,2017年10月18日,恒天中岩与北京恒天龙鼎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恒天鼎龙”)签订了《私募投资基金份额转让协议》,受让了其持有的“珺容战略资源5号私募基金”50000万份优先级份额。2017年10月,恒天中岩与北京正和兴业签订了编号为htzh2017-01的《回购协议》,约定北京正和兴业到期回购恒天中岩持有的50000万份“珺容战略资源5号私募基金”优先级份额。


《申请书》还显示,恒天中岩2017年与新潮能源签订了保证合同,主要内容是新潮能源就正和兴业在回购协议项下的回购义务,向恒天中岩提供不可撤销的无限连带责任保证。


然而,关于上述诉讼提及的担保,新潮能源表示该事项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公司现任董事会在收到上述应诉通知书之前对该担保不知情,目前公司董事会正在积极核实该担保的具体情况。


据了解,新潮能源已不是第一次遇上这类“怪事”。今年5月,新潮能源子公司合盛源与其客户因债务发生纠纷,哈密市伊州区法院执行上述案件时,在未告知新潮能源的情况下冻结了公司账户部分资金。


对此,新潮能源称,公司未与合盛源的相关客户发生任何资金往来,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未审议过上市公司为合盛源和其客户之间的任何债务及担保事项,且未与相关方签署任何债务及担保相关的协议或法律文件。


目前,新潮能源股权结构分散,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前10大股东中有8名是有限合伙企业。今年6月,公司曾出现包括董事长、总经理、董事在内的11名董监高均提出辞呈的一幕。


此前坊间多认为,新潮能源与另外3家上市公司斯太尔(000760)、中捷资源(002021)、*ST德奥(002260),均与“德隆系”有所关联,而“德隆系”的主心骨正是唐万新,其与新潮能源此案中的“唐万新”是否是同一人?


恒天中岩诉讼请求为,判令新潮能源就以下两项诉讼请求下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包括判令北京正和兴业向恒天中岩支付回购价款约6.13亿元、判令北京正和兴业向恒天中岩支付违约金 ,违约金按日千分之一为标准,自回购义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至回购价款支付完毕之日止,暂计算至2018年4月1日,约为6348.38万元。


经查阅,此番涉案的正和兴业是李丽云、蔡红军分别持股60%和40%的企业,该公司持有梧桐投资有限公司40%的股权,而梧桐投资又持有梧桐翔宇15.07%的股权,后者为*ST德奥控股股东。此外,*ST德奥实控人宋亮持有北京翰盈70%的股份,后者持有梧桐投资60%的股份,可见正和兴业与*ST德奥也关系密切。


对于此次“躺枪”涉诉,新潮能源表示,将立即对公司对外担保情况进行排查,并聘请专业律师积极应诉。


在披露上述公告不久后,新潮能源便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上交所要求新潮能源核实并补充披露上述《保证合同》的具体内容、上述《保证合同》是否盖有公司公章,并自查公司内部是 否存在上述担保事项的知情人、在收到《应诉通知书》之前,诉讼当事人恒天中岩、北京正和兴业、唐万新是否与公司进行过沟通或联系等。



同时,上交所要求新潮能源核实并补充披露原告恒天中岩与被告北京正和兴业、唐万新合同纠纷的具体情况、恒天龙鼎将基金份额转让给恒天中岩所获资金的去向、恒天中岩、恒天龙鼎 、北京正和兴业的股权结构及实际控制人,公司与恒天中岩、恒天龙鼎、正和兴业、唐万新及“德隆系”存在何种关系,是否存在股权、业务上的关联、公司为恒天中岩提供担保是基于何种考虑等。


此外,新潮能源公告显示,公司现任董事会在收到上述应诉通知书之前对该担保不知情,且关于上述诉讼提及的担保,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上交所要求新潮能源补充披露是 否已向公安机关报案以及公司后续拟采取的具体应对措施。

【责任编辑:admin】
热点
点击排行